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ngelina jolie nude,新手必看

江小鱼知道不是丁老三的本意,就没往心里去。

  丁婉让他在客厅吃茶,她一蹦蹦去厨房烧菜。

  他这货正忙着接打电话呢,就见丁婉争赤白脸的跑过来说:“小鱼哥,我老觉得厨房有脏东西,吓死我啦!”见厂妹脸都白了,小鱼就得儿一声,来到厨房查看。

  查看了一遍,失笑道:“丁婉,这里没有脏东西,放心吧!”“小鱼哥,我害怕,你在厨房陪我,好不好呀?”丁婉一把拽住他,眼巴巴的恳求道。

  “那行吧,我帮你添火!”有江小鱼陪伴,丁婉这下安全了。

  她一口气炒了四五个菜,蔬菜都是堂婶刘春草送她的逆天菜。

  还有小鱼最爱吃的红烧肉。

  “哇,这逆天菜好好吃哦!小鱼哥,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哎!”丁婉兴冲冲的夹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

  “丁婉,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

  不过确实好吃到爆!”江小鱼昨天就吃过,因为逆天菜太好吃,他吃了五大碗饭。

  “小鱼哥,你家也有神田呀?”丁婉紧挨着他这货坐着,不停地帮他夹菜。

  “我家有啊。

  ”“唉,我家没有。

  要有就好了,每天吃一顿逆天菜,那才叫美呢!”丁婉大为艳羡的道。

  吃饱喝足,丁婉手脚勤快地收拾起来。

  她不敢一个人去厨房,拉着小鱼陪她。

  打扫完战场,按惯例丁婉要洗澡。

  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间在院子里,外面乌漆麻黑,丁婉就更害怕了。

  “小鱼哥,你过来陪我啊,我怕洗澡间有鬼!”“虾米?这个怎么陪啊?你不怕我看到啊?”江小鱼瞪大眼睛看着厂妹道。

  “好吧,那你就在门口守着!”说着,丁婉这才战战兢兢的进洗澡间去了。

  她不敢关门,特意留了门。

  江小鱼站门口,刚开始还老实。

  可一听里面传来除衣服的窸索声,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很想猫上去偷看。

  啊!他都没怎么样呢,里面忽是传出尖叫声。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丁婉一头冲了出来,吓得大叫道:“小鱼哥,里面有东西!”江小鱼就嗯?了一声,蹦入洗澡间查看了一遍。

  走出来道:“丁婉,没有东西啊,是你的心理作用!”一蔸眼,这货才知道丁婉衣不蔽体,顿时眼睛都直了。

  “小鱼哥,你进来陪我吧。

  不过你要背过去,不许看!”不等他答应,丁婉一拽把他拽进了洗澡间。

  这家伙哭笑不得,不过,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他不忍心欺负她。

  女孩子洗澡,没有一个小时是洗不完的,江小鱼对着一堵墙,还好是坐椅子上,不然得累死。

  晚上九点钟,江小鱼因为半夜要起来捉鬼治病,想先睡一觉。

  他这货就问丁婉:“对了,我睡哪个房间?”“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呀?”丁婉白天要去电子厂上班,早上要给小鱼洗,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

  “啊?那你自己呢?”“咱俩一起睡呀!家里有东西,你让我一个人睡,我不敢呀!”丁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

  “不行,不行啊。

  要是让你爸知道,他不打死我啊?”江小鱼摇头如泼浪鼓道。

  “我爸脑子不清醒,他不会知道的!我是女孩子都不怕,你是男人怕啥呀?”丁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这倒是哦。

  这下江小鱼就没语言了。

  丁婉对他可体贴入微了,就像贤惠的媳妇伺候丈夫,给他打来温水洗脚面。

  这家伙就得儿一声,进入了丁婉的香闺,倒床上就睡下了。

  农村初夏的晚上比较阴凉,睡觉要盖被子。

  江小鱼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只闻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气。

  一会儿,丁婉也上床睡了,她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就问小鱼:“小鱼哥,你睡了没?”“我没有,你呢?”“我也一样!小鱼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突然,从丁婉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闻着闻着,小鱼就昏了头道:“丁婉,我想吻你一下,可以不?”“啊?不行,不行呀。

  我妈说,女孩子的吻只能给自己男人哦!”丁婉拒绝的道。

  “额,那倒是。

  ”他这货心说喵了个咪,我怎么能这样呢?是不是太坏了?打消了歪念,江小鱼大头一歪,很快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江小鱼正呼呼呢,突然就有人使劲摇他。

  “谁,(大炕上性经历)是谁摇我?”他这货一骨碌弹坐起身,揉揉忪惺睡眼。

  就见丁婉害怕的看着他道:“小鱼哥,十二点到了!”一听十二点到了,江小鱼飞快滑下床头,问丁婉拿了钥匙。

  关押丁老三的房门也在客厅内,他这货贴着房门听了下,屋内静悄悄,丁老三应该睡着了。

  打开门锁,吱呀,江小鱼第一时间开灯,蔸眼就见丁老三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一蹦蹦了进去,小鱼第一感觉就是屋内的阴气重得要命。

  一到里面,鬼影憧憧,让人头皮发麻。

  说实在的,江小鱼也有点发毛,心里一紧一紧的。

  这家伙只好硬着头皮上,只见他拿着一面城隍印,口念咒语,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妹子,出来吧!我是江小鱼,有什么冤屈,你可以告诉我!”就见一个女孩从丁老三体内飘了起来。

  “小师傅,我叫小珠,是天坑村人。

  我是下班回家途中,被人坚杀的!我的尸体被凶手藏起来了,凶手也没抓到,我冤呀!”“坚杀你的人是谁?”江小鱼头皮发麻的道。

  “是同村的良超东呜呜!”“小珠,冤有头债有主,坚杀你的是良超东,你干么不上他的身,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丁老三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马小冲不解的问道。

  “小师傅,我也想上那个恶人的身呀!可是,那个恶人阳魂至刚至强,我不能靠近半分!最后逼得没办法,只好找丁大叔上身。

  我等了好几个月,才等来你这个高人!”江小鱼心说,娘西皮,看来那个良超东也是至阳之体,至阳之体自带避邪技能。

  “虾米?你要我帮你报仇。

  ”“小师傅,以你的法力,能不能摄走良超东的阳魂呢?”“额,这个当然可以!”他有一枚专门摄魂的法印叫做神霄印。

  上次他把村霸摄成傻子,就是神霄印的功劳。

  “小师傅,只要你搭把手,把良超东的阳魂摄走,接下来报仇的事归我。

  以后,我就不再打扰丁大叔了!”额,看上去这个办法可行。

  小珠可能是通过鬼上身的办法,让良超东抹脖子自杀。

  不过,江小鱼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不妥,就摇头如拨浪鼓道:“小珠姑娘,不行,不行啊,不是我不帮你。

  我去摄魂,被人发现了,你的大仇是报了,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良超东媳妇不在家,他一个人睡。

  咱们半夜去,不会有人看到!小师傅,你行行好,帮我这一次,日后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小珠弱弱的央求道。

  “小珠,我打下手可以。

  不过,摄魂后,你不能当场让他死。

  等过几天,你再伺机报复。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看到过他在天坑村露面,凶手的家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好呀好呀,小师傅,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见小珠化成一道阴风,从门口飘了出去,紧接着,飘过了丁家的大院。

  江小鱼得儿一声,来到丁婉的闺房,告诉丁婉:“你爸的邪病好了。

  就是身体有点虚弱,休息几天就没事!”“真的呀?谢谢小鱼哥!那小鱼哥快上来吧,补个回笼觉!”丁婉兴冲冲的看着他道。

  “婉丫头,你家的脏东西没有了,你自己睡。

  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江小鱼说完就走。

  吓得丁婉下来死命的拽住他:“小鱼哥,我害怕呀!你办事,明天来办呀!”“这事必须今晚办!”江小鱼一把甩开丁婉,大步离开了丁家。

  蹬蹬蹬,匆匆来到院外,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

  江小鱼打着把手电,一阵穿花渡柳,跟着小珠朝着天坑村出发。

  小珠没有影子,走路也是飘着走。

  这个时候,天上有一轮半月,淡淡的月光洒下来。

  江小鱼胆再肥,跟着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也未免有点打忤。

  好在白鹭村距离天坑村不远,也就里把的路程,而且是走的大马路。

  巧的是,良超东家的三层小洋楼就盖在马路边上。

  下了一个坡,径直就来到良超东家的院门前。

  一看是扇大铜门,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错。

  小珠如入无人之境,化作一股阴风钻进去后,帮他打开了铜门。

  吱呀,江小鱼炸着胆子,事先拿好神霄印,一闪就进去了。

  很快,小珠把客厅的大门也打开来了。

  良超东就睡一楼右侧房间,小珠把房间门打开后,因为受不了至阳之体的冲击,立刻逃之夭夭,在院子里等他。

  喵了个咪,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江小鱼鹤步摸到门前,确认姓良的睡死了,一猫腰就进房间去了。

  拿手电一照,就照见有一个男的,那男的睡得跟猪一样。

  他这货摸到床前,拿神霄印往他脑门上一盖,盖完就溜了出来。

  小珠殿后,把两扇门原样关闭后,跟上江小鱼,一阵疾步如飞。

  两个一口气跑到白鹭村的村口,他这货才放慢脚步。

  回头发现小珠跟屁虫一样在后尾随,江小鱼就愣了愣,心说喵了个咪,这女鬼不会是赖上我了吧?“小珠,你跟我干嘛?赶紧去通知你家人,把你的身体找回来啊?”“小鱼哥,你收下我吧。

  你帮我修行,我呢,给你做使唤丫头。

  你叫我向东,我不会向西,你叫我抓鸭,我不会抓鸡,什么都听你的!”小珠娇滴滴的央求道。

  虾米?鬼丫头!江小鱼说实话,刚开始见到女鬼,还真有点害怕。

  但是相处时间长了,他就没那么打忤了。

  毕竟,小珠不是恶鬼。

  真收她当鬼丫头,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场。

  想到这里,这家伙就有点心动了。

  “小珠,你说帮你修行,怎么帮?”“我们鬼类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阳气生存。

  吸食的阳气多了,就能慢慢升级,修练妖术!问题是,阳气充足的人,往往阳魂强大,我不能靠近。

  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帮忙!”小珠兴冲冲的解释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江小鱼恍然大悟。

  “小鱼哥,你答应啦,太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哦!”小珠开心得像过大年。

  “收下你可以,不过我给你立个规矩,一你要听我指挥,二你不能祸害人间!”江小鱼提要求道。

  “我是你的丫头,你是我主人。

  我当然听主人的话!”小珠忙不迭赌咒发誓道。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

  ”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

  ”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

  为什么没有抵抗?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谢谢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已经结婚了……”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

  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透,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

  ”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

  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感觉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随着舒服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轻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巅峰。

  好想要,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身子,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手胡乱的在身上动作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嗯……还要…”我臆想着,口中叫喊着,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记,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一时间,空气尴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脸颊通红,显然他已经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换下衣服,你先坐一会。

  ”我连忙跑回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沐恒安静的坐在客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见我出来便笑盈盈的看着我。

  “嫂子,我以为家里没人,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沐恒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眉眼和沐远有些相像,很是帅气。

  青涩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纯洁。

  “不会,就当在自己家,我帮你把(大炕上性经历)行李拿到房间去。

  ”沐恒连忙站起来,我毕竟身怀六甲,他很贴心的抢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来!”我问了问沐恒的学习情况,又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之前紧张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

  收拾完房间,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湿了。

  十八岁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传来,好像把人拉进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给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经先去了浴室,这时我才想起,还有衣服在浴室的脏衣篓里,里面有我的贴身衣物,还有……刚才换下满是羞人污渍的脏衣服。

  尤其是昨天换下的底裤,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团乱麻!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也盖不住我心里的压抑,我在客厅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他一出来,我就赶紧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帮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声音响起。

  “好,这就来!”沐恒从浴室的门缝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体曲线,神经一下子被绷紧,心里不停跳跃,慌乱的不像话,手也变得颤抖,递过去的毛巾还没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惊呼一声,身上发胀的感觉又来了,心尖说不出的难受。

  沐恒见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来。

  ”他蹲下去拣毛巾的时候,门缝又开大了些,可以看到热蒸汽中,一具充满荷尔蒙的男性身躯,我脸上一红,连忙走开了。

  十八岁的男生已经和成年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壮的身体,年轻的肌肤,让人看了无法忘怀。

  窒息的紧张感,缠绕着我的灵魂。

  终于,沐恒从里面出来,我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刚才你换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篓了!”沐恒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回了房间。

  我几乎是冲进浴室,生怕被人发觉脏衣篓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还有他换下的底裤,内侧有异样东西的痕迹,看的我面红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裤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过了似的,难道沐恒动了它?连丝袜上都沾上了不一样的东西,他动过了这些吗?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将衣服分好类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再次上脑,乱七八糟的画面被放大扩散。

  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沐恒就在浴室门口,正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沐恒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没有没有,我已经快弄好了,别管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他已经向我走近,将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紧张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会……”沐恒俯视着我的视线,移到了身前的臃肿上,透过衣领什么都可以看见。

  我赶紧站起来,“没事,我来洗,你快回去吧,这里地方小,咱俩怪挤的。

  ”沐恒没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体顿时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触感,一股热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涨,难捱的躁动席卷而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

  面对正在上大学的小叔子,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思绪,他说到底也是个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颤栗的问道。

  沐恒眼中的纯净依然没变,“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气。

  原来是我想歪了,沐恒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用那种角度去看人呢!这时门铃响起来,他才放过我,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哥,你回来了!嫂子已经帮我收拾好房间了!”小叔子的到来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这些事情。

  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各自去上班上学。

  沐恒的学校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我们便顺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时沐远会叫我们出去吃晚饭,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们回来,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周,相处的很顺利,家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4403.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753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1243.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190.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304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376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470.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e.aspx?2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