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女優,新手必看

她犹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发作,才咬着牙哼道:“行,不过你得先去旁边的模具那儿,演示一遍给我看。

  ”嘿,终于上钩了。

  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推拿绝活儿,保你终生难忘!不过为了演的更完美,我还是故作尴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儿,我看不见啊。

  ”“哦哦,我领你过去。

  ”她这才坚持着站起身子,拉着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间。

  这间屋子光线非常暗,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边角落还放着几套按摩椅之类的物件。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计是给特殊客户准备的吧。

  随后她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硅胶假人,跟真人几乎一比一的比例,就连三围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摆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着我的手,摸上了假人的胸。

  “你手脚轻着点儿啊,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嘱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也没含糊,装模作样的摸准了假人双肩和胸口范围后,才开始动手。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须得装出个瞎子的模样。

  不过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围饱满而富有弹性,我缓了缓神才压下欲火,规规矩矩的找准穴位,逐一按摩。

  这套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师父的拿手绝活,传说那老东西就是靠这手,玩了不知多少个女人。

  成姐在旁边看着我,见我一副认真且熟练的样子,才及时的制止了我:“好了,我暂且相信你,不过等会儿你可不要乱摸。

  ”说完,她就开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剧,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时却又迟疑起来。

  但我可受不了了。

  这女人身材太劲爆了。

  虽然有蕾丝文胸兜着,但那两只大木瓜似的,大半还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为堵奶的缘故,数条青筋透了出来。

  腰有点粗,但粗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让人忍不住想伸过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点。

  圆鼓鼓的两瓣肥臀,圆润光滑且饱满,肉嘟嘟的,却又肥而不腻,而更惹眼的是,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

  这……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卧槽,果然闷骚。

  看着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我差点儿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秀娥的美艳姿色,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

  为了不失态,我赶紧收敛色心,淡淡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成医生。

  ”“好吧,你来吧。

  ”她叹了口气,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这场面叫什么来着?对了,玉体横陈!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还愣啥,赶紧的。

  ”她不耐烦的催促道。

  “马上马上。

  ”我点点头,随即把手伸了过去。

  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成医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请不要乱动。

  ”“哦,我知道了。

  ”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还是紧张所致。

  不急,摸着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见她没啥反应,才继续下行。

  或许是因为涨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手指的下压,颤悠悠的抖了起来。

  真美,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点干,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

  成姐皱眉哼了声,随后又展开,脸色好了很多。

  见效了。

  手指继续下行,触碰到了蕾丝边缘,我故意顿了顿,“咦,咋还穿着文胸呢,成医生,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

  ”说着,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果然,她身子猛地颤了下,嘶的哼了出声,又觉得尴尬,赶紧捂上了嘴。

  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我心说效果不赖嘛。

  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才刚开始,这女人就有了反应,嘿,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

  见她还在犹豫,我趁热打铁:“成医生,您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好啦好啦,我脱还不行嘛。

  ”她似乎也放开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

  当背带解开的瞬间,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噗啦一下抖了出来,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这场景,顿时让我来了反应(办公室爱爱)。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经晚了。

  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逃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兵行险着,就势把腰往前一挺,继续搭在了她身上。

  “你……”她咬起了嘴唇,两手护在胸前,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

  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咋了成医生,感觉哪儿不对嘛?”“没,没,继续吧。

  ”她终于放下了戒心,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

  这就开始主动了?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

  随着弯腰动作,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两手则完全摊开,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

  “嗯……”成姐终于压抑不住,而且随着嘴里轻哼,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奶水也开始往外渗,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

  

“啊?”听着王婷的回答,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婷,尼玛这是什么情况,短无力这不是形容男人……林三装作不明白,顺着问道,“什么短无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纪大了,房.事总是有心无力,每次都是动几下接着就she了。

  ”刚才答非所问的回答了林三的问题,王婷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可是这种夫妻间的秘密她从未对别人说过,此时一开口,下意识的就想将自己的委屈倾倒出来,想着林三刚才在卫生间里做的事情,她仿佛着了魔一般,若是林三听后……所以她也就强忍着羞赧继续说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妇谈论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听这话的意思王婷这个有气质少妇似乎受尽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着用她的内库了。

  “我……”王婷说着声音低迷起来,无奈的说道,“我能怎么样,以前没生孩子的时候,他完事后,还会用手指帮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彻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迁就我……”听着王婷伤心的话,林三心里暗骂王婷老公暴殄天物,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当做生育工具。

  从王婷的话里,林三已经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岁数大了,找女人更多的是为了传宗接代。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人好呢。

  没孩子前他还会迁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虑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怀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来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样,就是比男人少了个把。

  “那你是不是经常用手?”林三脑袋一抽顺着王婷的话就说了出来,说完后林三心脏砰砰直跳。

  王婷显然也没有想到林三会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她的娇躯一颤,绯.红顺着脖子就爬上了脸颊,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开口道。

  “三哥,你咋问我这么羞人的问题呀?”林三心头一跳,这小娘们勾人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一时间摸不准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着唾沫打着哈哈试探的问道,“王婷,那个你要不方便说就不说了,全当我没问,哈哈……”“三哥说的哪里的话,都问出来咋能当没问呢。

  再说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们家的恩人。

  ”她说着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气钻进林三的鼻孔里,让他浑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经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几天,而我又年纪轻轻,有时候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没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个老光棍平时兴趣上来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尴尬。

  “嗯。

  我猜到了,刚才三哥还用了道具呢。

  ”王婷说着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头一惊。

  “就是我的内库。

  ”王婷的话让林三大惊,赶忙解释道,“妹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内库嗯……从衣服篓里掉出来了,我,我帮你捡回去……”林三一边狡辩着,一边观察着王婷的神情,越说到后面他越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着他,而且她的眼睛还有意无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尽管那里已经吓得不敢抬头,但是本身尺寸惊人,平静时候规模也颇为惊人。

  任何一个独守空房的女人都不会无缘无故找个陌生男人解决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时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乐的时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带给自己那种快乐,可是从来没得到满足过。

  她的那些玩闹的姐妹多次劝说她让她找个小年轻快乐快乐,年纪轻轻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连女人的快乐都没有体会到,很亏,要那么多钱干啥,也不快乐。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只是当林三是个好人,热情可靠,可是刚才发现林三竟然偷偷的拿着她的内库闻,一开始她很气愤,后来她陡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林三年富力强,而且可靠,尽管有些不堪的行为(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正说明自己对他的诱惑大呀。

  “三哥真的吗?内库咋可能从衣篓里自己出来呢?”王婷眼中带着丝丝渴望,努力的让自己显得镇定,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够引男人,她也害怕,当然她更加担心林三拒绝她,以为她是个脏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林三内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图,他早就动手将王婷推倒在沙发上了。

  身材好气质佳的少.妇被压在沙发上,想想某国两人电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觉得浑身刺挠,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二号,正蓄势待发,再稍微一撩拨恐怕就会顶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认了。

  “我还以为三哥是个老实人呢。

  现在看来,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鸟。

  ”王婷嘴上斥责,但是身子却是猛地往前一倒,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了林三的怀中。

  这样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实人了。

  林三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发香,故作不知的问道。

  “妹子,你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这会觉得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你说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着头声音羞涩,可是林三也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两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着林三裤子中已经崛起的某个位置。

  林三也能感觉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对诱.骗男人,这也让林三心中欢喜,暗道王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人尽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没有兴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发上吧?”林三试探的问道。

  “客厅里不方便,还是去卧室吧。

  ”王婷羞涩的说道,若是一会林三要在客厅里做,她会羞死。

  林三脑袋里全是两人电影中沙发上的桥段,床实在是没什么新鲜感。

  “你家这沙发又大又宽敞,就在这也挺好,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去你卧室不合适。

  ”“我感冒了,一会不得打针吃药啥的,这在客厅里能做吗?”王婷说着觉得自己脸发烫,这是她能说出的最大尺度的话了。

  王婷隐晦的话让林三内心激荡起来,王婷软绵绵的身体挤压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这么主动了,林三若是再怂,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林三一咬牙,双手大胆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惊叫声中一个公主抱将她揽在怀里。

  低头看着王婷羞涩红透的小脸林三情不自己的低头在她圆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温香入口。

  “嗯……”王婷娇躯一颤,轻微的挣扎一下,口中发出哼唧的无力抗议。

  林三见一击奏效,哪里还会放手,快速的走到沙发上,将王婷平放在沙发上,看着王婷那渴望而又迷离的美眸,林三哪里还忍得住,浑身的血液涌向一处,某处早就蠢蠢欲动的长枪瞬间达到最强状态。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帮我打一针吗?”打针这个词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诉她的。

  “婷婷,你别着急,三哥这就来帮你。

  ”林三吞咽了着唾沫,激动的连衣服都来不及处理,一下子就上了沙发,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尽管隔着衣服,但是一接触到王婷柔软的身体林三就忍不住了,一双手急躁的钻进王婷的衬衣里,几下就将衬衣的扣子给撑开了,瞬间那两颗精美绝伦的倒水滴就进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体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觉得一股电流流遍全身,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上挺,双手从后面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亲我,爱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没想到王婷这么的着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觉了,他能够感觉到王婷的身体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软的肌肤刺激着。

  “婷婷别着急,三哥也想和你再进一步。

  “林三轻声说着,而手已经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间,稍一用力,王婷的裤子就出现了缝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将她最后的防线撤去了,她配合着躬身方便林三给她脱,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裤子走去。

  片刻,两人的裤子都没了,林三跪在王婷下.边,看着王婷羞涩的脸,再看看她不停颤抖对身体,以及战战兢兢轻微分开的双腿,林三知道王婷还是有些放不开。

  这也不怪王婷,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对一个认识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着头羞涩的看着林三双腿,二号早就是雄赳赳气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对比。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头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还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将她带到姐妹们说的那种快乐的上天的感觉。

  “三哥,你要慢点,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动着身体,有些害怕的将双腿又闭上了几分,声音有些颤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会用力的,婷婷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轻轻将王婷双腿往两侧分。

  ”嗯。

  三哥,你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会要慢点,我怕疼。

  ”王婷声音颤抖的说道。

  她是真的担心林三不管不顾的猛冲,她娇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会很疼你的,会轻轻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准备,慢慢的朝前靠去……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刘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

  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

  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

  ”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

  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

  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

  ”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

  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

  ”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

  ”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

  ”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

  ”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780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1965.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1961.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2503.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496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663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5278.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d.aspx?4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