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中文 字幕 色情 片,新手必看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今后你不负我,我陈炎定会护你余生。

  ”陈炎看着仲薇的身影,在心中暗暗想到。

  这一刻,少年那颗沉寂了的心,再次注入了活力。

  病房里,有护工正在帮仲薇清洗,所以陈炎四人站在走廊里安静的等待着。

  气氛冰冷的可怕。

  “刘晓东呢?”陈炎突然发问。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李正辉回答道,他本想动用关系帮一下陈炎,但是还没有轮到他出手,就有一只无形的手压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但是陈炎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这也让他更惊讶于陈炎的实力。

  陈炎点了点头,剩下的一切他相信沈千金都会处理好。

  “今天的事,多谢两位了。

  ”两人听了陈炎的话,连忙摆了摆手。

  “陈少客气了,今天的事说起来我还要向陈少道歉,毕竟是在光华出的事,我责无旁贷。

  ”李正辉说完,就对这陈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陈炎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收回,虽然今天的事情李正辉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之后李正辉也帮了不少忙,所以陈炎也不准备多做计较。

  “李少言重了,以后有需要的事情,尽管来找我,但凡力所能及,我必出手。

  ”几人寒暄了一会儿之后,李正辉和孙文便是离开了,剩下沈千金和陈炎两人。

  刚才陈炎说话的时候,沈千金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知罪吗?”“知。

  ”沈千金点了点头,没有保护好陈炎的安全,不管有千万理由,都是他的过错。

  “我希望能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明白!”病房内。

  陈炎安静的来到床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仲薇,神情有些难过。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着,两只眼睛盯着体征仪器,时不时的落在仲薇的脸庞上,温柔展现。

  陈炎一直看守在病房内,仲薇没有亲人,唯一的母亲也是重病,早在之前就被沈千金安排去了省城接受治疗,同样有人24小时照顾着。

  咚咚咚!深夜,就在陈炎有些犯困的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

  “进来。

  ”陈炎微微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

  沈千金手捧一大堆营养品走了进来。

  “少爷,事情已经办妥,刘晓东下半生都会在监狱里度过。

  。

  ”陈炎冷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别再有下次了。

  ”陈炎终于开口,索性仲薇此次无碍,否则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少爷请放心,再有下次,沈千金以命谢罪。

  ”沈千金弯下腰,态度诚恳的承认错误。

  沈千金稍作停顿,拿出了一份文件,“少爷,这两天夜城并不太平,有一个财团正在进入夜城,似乎还想要对我们下手。

  ”“什么财团?”陈炎眉头微皱,他嗅到了不好的苗头。

  “是这样的,由数个大集团大家族联合成立,专门收购各大公司的就是财团,因为联合的缘故,很少有单一的集团跟家族能够与其抗衡。

  ”“而明天到达夜城的叫做北原财团,在华北地区东部算是比较强横的一支力量了,据我调查到的结果显示,北原财团的幕后主使就是省城的几家庞然大物。

  ”“哦?跟我们陈家相比呢?”陈炎微微挑眉。

  沈千金闻言微微一笑,“少爷,陈家已经站在世界巅峰,自然不是这些小鱼小虾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你如今尚未回归,所以在夜城这里,这个北原集团已经能对你造成威胁了。

  ”沈千金的回答隐隐也透露出了陈家无法窥探的庞大规模。

  “此番北原财团来到夜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整个夜城变成省城那几家的私属领地,将所有的家族集团收于麾下。

  ”“所有?就不怕撑死?”陈炎冷笑。

  单单是他的一个天水集团,市值就达到了百亿,还有光华等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团,整个夜城排的上号的加起来起码达到千亿的市值,岂是说收购就能收购的?“少爷,省城的一些家伙联合,他们的确具备这个实力。

  ”沈千金苦笑。

  他知道自家少爷毕竟当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就算是气质慢慢的回升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维观念还是有些破旧。

  “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陈炎挥手让沈千金离开。

  “是。

  ”沈千金离开了病房。

  陈炎起身来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夜色,他总感觉这个北原财团来者不善。

  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他如今的身份,难道在区区夜城,还有摆平不了的人?次日清晨,陈炎被敲门声吵醒。

  打开门,孙文正一脸着急的站在病房门口,看到陈炎,宛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陈少,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公司!”“进来说。

  ”陈炎看了一眼医院走廊,示意孙文进到病房内。

  “怎么回事?”陈炎问道。

  “今天早晨咱们夜城突然来了一个财团,其中几个人找上了我爸,直接开口要买下我家的集团,而且只给市值的百分之三十来收购,我爸拒绝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家就接到了好几个合作伙伴的电话,现在我们的货源都要被切断了。

  ”孙文显然很着急,直入主题。

  陈炎闻言双眼微眯,果真跟他猜的一样,昨晚沈千金提及的北原财团动手了。

  既然他们敢来,必然是做了十足的把握,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如果孙氏集团不愿意低价出售,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倒闭了。

  “别急。

  ”陈炎对孙文安慰道。

  后者点了点头,他相信陈炎的能量。

  两人就在病房里等待着,没多久,李正辉也来了。

  “陈少,我收到消息,有一个名叫北原的财团今早来到了夜城,然后开始收购一些公司,但是光华集团还没有接触到他们。

  ”陈炎冷静的点头,他要让自己保持平常心,北原财团来势汹汹,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再等。

  ”陈炎只给了两个字,就没了后话。

  两人都好奇在等什么,但是他们也不敢多问,尤其是孙文,他只能依靠陈炎了。

  终于,在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沈千金走了进来。

  “少爷,我把最详细的消息给您带来了。

  ”沈千里一脸恭敬。

  “讲。

  ”“北原财团在早晨就对夜城的三流集团动手了,后又对二流集团动手,比如这位孙公子家中的集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公司同意了财团的收购,真的是来势汹汹。

  ”“解决方法。

  ”陈炎出奇的冷静,他不在乎那么多,他只关心如何让这个财团灰溜溜的衮离夜城。

  “少爷,解决方法我倒是有一个。

  ”“讲。

  ”“夜城内也有不少集团规模不弱,之所以毫无招架之力,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只需将这些集团整合起来,变成一个夜城的商会。

  ”“这样的话,不论是规模还是威胁性,都大幅度的提高,他们就算是想收购,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千金此时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有钱的老狐狸,还是很招揍的那种。

  不过沈千金的话着实让李正辉跟孙文震惊了,这是什么脑回路?夜城可不是小城市,整合全市的集团,这想法简直骇人听闻!“这倒是个好办法。

  ”陈炎心里也挺震惊的,但表现出来肯定要淡定了。

  “少爷,先让北原财团蹦跶一会儿,等他们找遍了整个夜城的时候,肯定是群神公愤,您到时候再出来振臂一呼。

  ”陈炎听闻了然的点了点头,看向还在病床上躺着的仲薇,微微叹息,“可以,你们俩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李正辉跟孙文都走了之后,沈千金开口问道:“少爷,您是不是还有些问题要问我?”沈千金面带笑容,他对现在的陈炎愈发的满意了,懂大局观,坐怀不乱,沉稳,这都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气质。

  “说。

  ”陈炎好像非常不想搭理沈千金,看着后者明知故问的样子,他就不惜的多说话。

  “我知道您一直好奇家族的实力,也好奇您到底有多少可以调动的资源。

  ”“家族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但家族既然准备让继承人们自行拼搏,肯定要给资本,您的零花钱就是您的资本,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把零花钱都给您亲自保管,但现在还不行。

  ”“至于咱们家族到底有多少家产,我说一个词语您就明白了。

  ”提及家族,沈千金身上仿佛突然多出来一股傲人的气质。

  “什么词?”“富可敌国。

  ”陈炎瞪大了双眼,微微震惊的表情流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情绪,恐怕现在都彻底愣在了原地。

  以一个家族的资金做到富可敌国?这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华国广袤的土地上,拥有着无数的物质资源,国力更是飞速提升中,可一个隐世家族陈家竟然凭借一家之力,在财力上要与整个华国媲美!“少爷,我先走了,有消息我再来找您。

  ”沈千金离开了医院,北原财团的事情有他把持着就足够了,过程不需要陈炎跟进。

  整个病房只剩下了陈炎跟躺在病床上的仲薇。

  “出什么事了吗?”虚弱的声音响起,陈炎一愣,旋即猛地扭头看向病床上,只见一双美眸正看着自己。

  “你醒了!”陈炎有些激动,而后迅速按下护士站的铃声。

  “嗯。

  ”仲薇虚弱的应了一声,随即微微蹙眉,一脸痛苦。

  “为何如此?”陈炎看向仲薇,当时的那一幕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竟是让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我也不知道,当时根本来不及细想。

  ”仲薇平静的语气,更加让陈炎心头一疼。

  陈炎点了点头,神情淡然,内心却是泛起了波涛汹涌。

  很快,(左手握右手)医生便来到了病房,给仲薇检查了一下之后,告诉陈炎问题不大,之后只要注意休息,等待伤口恢复就行。

  “是不是出事了?”等到医生离开之后,仲薇开口问道。

  “嗯。

  ”陈炎颔首。

  “夜城在今天早晨来了一个财团,是省城过来的,有点实力,妄图收购夜城所有的大型集团,将夜城变成私属的后花园。

  ”“我不会让一群外来者得逞的。

  ”陈炎双目发冷,说到底这二十几年他都是在夜城生活成长的,相比较素未谋面的陈家,这里更让他有归属感。

  所以,夜城无论如何也不是外来人可以蛮横插足的!“陈总,商业上的事情我不便多问,但我要谢谢您在我身边陪着我。

  ”仲薇有些害羞的说道。

  “你救了我的命,这是应该的。

  ”接下里的几天,陈炎则担当起了照顾仲薇的任务,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仲薇身边。

  这几天陈炎表现的很温暖,病房内总是充满了温馨,沈千金等人也未曾来过医院,除了每天定期检查的护士,整个病房里只有陈炎跟仲薇两人。

  第五天,仲薇终于拆掉了缝合在小腹的手术线,伤口逐渐愈合,可以出院了。

  就在这天,沈千金带着李正辉跟孙文来到了医院。

  经过了五天的时间,孙文脸上的阴霾愈发沉重,只因这段时间陈炎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孙氏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于此同时,北原财团的收购愈发嚣张,已经有不少企业对他们怨声载道,只不过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沈千金一脸自信笑容的看向陈炎,“少爷,可以出手了。

  ”

生性多疑,总怀疑妻子出轨,最终怒气难忍竟当众将自认为的“情敌”砍死。

  近日,福建省顺昌县检察院(办公室爱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杨顺荣批捕。

  杨顺荣是顺昌县仁寿镇村民,生性多疑的他平常总觉得妻子背着自己出轨。

  今年4月4日,杨顺荣突然间想起自己2010年去厦门办事时,妻子称要喝朋友徐某的喜酒,不肯同去。

  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即打电话向徐某弟弟询问,得知徐某当年结婚时确实没有办喜酒。

  郁闷之下,杨顺荣又胡思乱想起来,想起不久前妻子曾与本村男子林某一同上山采过野菜,便认定妻子和林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质问妻子未果后,杨顺荣恼羞成怒,持刀找到正在村里食杂店打牌的林某,对其头部连砍十余刀致其死亡。

  案发后,杨顺荣到公安机关投案。

  

那是一个玻璃瓶泡着的,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会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

  ”陈晓兰把盛着药酒的小碗递给了他,故意说道,声音都有点颤了。

  她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计划。

  不过,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让别人再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咬了咬银牙,下定决心的陈晓兰背着刘宇,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着妖娆的曲线,而且可以看到两侧张弹出的软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屋子里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还有个妩媚的少妇,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就是浪费。

  陈晓兰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动了。

  望着女人的玉背,刘宇呆住,心里的渴望变强,差点没忍住就扑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觉得那两条大白腿,岔的有些太开了,就像是在欢迎入内一样……“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陈晓兰见刘宇在那杵着,便强忍娇羞开口唤了声。

  “来……来了。

  ”刘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拿着药酒小心凑到了床边,这一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够不着。

  “嫂子,你往外边点,我够不着给你擦。

  ”“没事,你来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陈晓兰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别瞎想啊,嫂子是为了让你方便。

  ”这话说的,直接勾引没什么区别了,要是没人打扰,搞不好今晚两人就……村里这个点上,没人串门,都早早的吃饭,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电视,要不就床上一躺,有兴致的就等孩子睡着了,整整男女的事儿。

  “坐上去弄吗?”刘宇吞了口唾沫,内心激动。

  他不知道陈晓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话里话外总是有点撩拨他的意思。

  不过无论怎样,他一个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这么想着,刘宇干脆利落的脱鞋,跪爬着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翘的丰臀上,肉体叠加,那种软弹的感觉,舒服的不行。

  陈晓兰虽说是主动的一方,但当刘宇真的上来了,也难免慌乱,一想到自己身上坐着个男人,心中就痒痒的,那种饥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烧起来。

  刘宇精神抖擞的把药酒倒了点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缓缓的擦起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不由手抖,感觉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动,浑身燥热。

  按理说,经常劳作的乡村女人,皮肤都应该晒得很黑才对,可桃花村的女人是个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肤光滑水嫩,据说是这方水质好的原因。

  “你手可别乱碰嫂子。

  ”陈晓兰故意说了句,省得男人轻看了自己,但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暗示。

  刘宇小腹热热的,有了点反应,那儿直接卡了进去,温热的感觉让刘宇一个没忍住,还往里弄了一点。

  陈晓兰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脸腾的一下变得殷红,下意识的夹住。

  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让刘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发力,前后蠕动几下。

  “嗯~~”陈晓兰被弄的鼻间冒出一声颤音,娇躯打摆子一样颤抖,异样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用来。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燥热起来,两人谁都没说话,虽是在擦药,但谁都能看出他们的状态不对,互相默契配合着在做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刘宇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种被感觉比用手舒服太多,让他压根平静不下来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裤子就弄进去。

  “晓兰嫂子……”终于,刘宇艰难的开口喊了一句,其中蕴含的情绪特别复杂,表达出想要求欢的信号。

  陈晓兰矜持着没有说话,把脑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颤抖,肌肤都有了一层朦胧的粉色。

  这种不答应也不拒绝的回应,反而让刘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儿弄得他快要炸裂,极度需要发泄出来,强烈的欲火让他再次张嘴。

  “嫂子……我想要……”说着,他双手环住陈晓兰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就在陈晓兰被刘宇一番动作撩拨的心中痒痒,几乎就想委身给后面男人之时,她脑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虎子的身影。

  结婚三年,虎子对她着实好的没话说,夫妻感情和谐稳定,就连房事也都能满足她。

  两人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腾,陈晓兰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此夫妻俩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双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还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在乡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乐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几个长舌妇闲的没事,就凑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极品少妇的诱惑)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刘宇是睡了,但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

  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让人难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特别快。

  等进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农村里常见的大地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个澡,还得自己动手烧水,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陈梦瑶欲哭无泪。

  不过再怎么样,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这破地方可没有什么热水器给她用。

  不过,陈梦瑶以前从电视里见过农村里烧火做饭的土灶,就是塞点干树枝什么的,点燃就行了。

  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着手机光,她点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树叶,噼里啪啦的就燃起来了。

  她有点怕的拿着根棍子杵了杵,结果火势一猛,吓了一跳,枯叶就落了下来,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陈梦瑶小嘴张着,看着的火势有蔓延的趋势,似乎要烧上了墙壁,整个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下意识的就赶紧给刘宇打电话。

  刘宇刚谁睡下没一会儿,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电话还有点气氛,但听到那头陈梦瑶带着哭腔大喊着火了,直接睡意全无,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搁,撒丫子就往学校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两三分钟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刚进校门,就闻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阵火光。

  冲进去后,就看到陈梦瑶正端着一个水盆往墙上泼,这女人倒也没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势只停留在炉灶周围。

  刘宇二话不说,提着旁边的桶,直接冲到屋外,拉了两头水上来,对着炉灶,一阵猛浇,终于把火势给灭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谢谢了,陈老师,你没事吧?”刘宇压根就没想到是陈梦瑶把食堂给点燃了。

  毕竟学校里那些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烧火,陈梦瑶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陈梦瑶一愣,难道乡下烧了别人东西还要道谢的?“我没事。

  ”她没好意思开口说出实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计是有什么易燃的东西,把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这房子恐怕就烧没了!”刘宇分析着,琢磨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应该是。

  ”陈梦瑶十分尴尬的附和着,这乌漆麻黑的,谁也看不清表情。

  刘宇点了油灯,才看清了现在的陈梦瑶的样子,顿时目光就移不动了……城里人跟乡下人不同,睡觉都会换上一套专门的睡觉衣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344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583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352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771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786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1088.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384.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1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