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自慰,新手必看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杨小雪竟然真的答应了,李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急忙笑眯眯地将她迎进了小诊所。

  “李耐,把门和窗都关好。

  ”刚一进屋,杨小雪就羞红着小脸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检查身体被别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带,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嗯……”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搓揉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呻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抬头的趋势。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

  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杨小雪年纪(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杨小雪呻吟一声,娇躯忽然绷紧,两条大长腿也紧紧夹在了一起,她只感觉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袭来,腿根处也洇透了起来。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将那完全覆盖,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发出了一声又一声令人心颤的美妙呻吟,小腹处也越来越热,越来越泥泞。

  “小雪,舒服吗?”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爬去。

  “不要……”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了那块鼓鼓的三角区域,然后轻轻一划。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划过那浅浅的神秘沟壑时,李耐感觉到指尖一阵火热,同时有了微微的潮意。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有淡淡的腥臊味道,更多的,则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处子幽香。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摩擦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一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微微颤抖着,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指夹住一点,然后轻轻捻着。

  “李耐,不要这样……”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上下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女又怎么受得了?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呻吟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那里已经洇透,一片泥泞。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然后向前挤了挤,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火热又柔软,触电般的快感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那一层布料凹陷了进去,竟然挺进去了些许。

  “嘶——”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在快感中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李耐喘息着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嗯……”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已经浸透的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个崇郡王,居然是宋太祖赵匡胤的侄子,宋太宗赵光义的长子——赵德崇!别看只是郡王,这赵姓嫡系血统的郡王,远比异姓的藩王亲王高贵太多。

  当然这个时候的皇帝还是赵匡胤,赵光义还只是晋王。

  赵德崇也只是郡王。

  对于宋朝历史,张颖和也只是一知半解,历史传闻赵光义的长子因为没当上太子,最后被气疯了,性情变的很残忍,动不动就杀人砍人。

  这个崇郡王莫不会就是那个被气疯的‘神经病’皇子吧?想到这里,张颖和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倒是很解气,这个崇郡王原来有‘精神病’隐患。

  哈哈哈···邢羽儿还美呢,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个‘神经病’看她还能不能笑出来。

  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也就是南唐覆灭期间被赵德崇这个‘神经病’囚禁了,原因不得而知。

  张颖和还从铃铛口中得知,真正的俞洛妍深爱着崇郡王,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可是崇郡王接连娶了正妻杨氏,侧室彤夫人,以及现在的邢羽儿,却始终都不肯娶俞洛妍,导致俞洛妍心灰意冷,终日寻死腻活。

  弄明白后,张颖和心都凉了半截,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21世纪的我是死了吗?怎么死的?”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教练老公出轨女学员,被张颖和堵在训练房的换衣间。

  暴跳如雷的张颖和按住女学员一阵暴打,连鼻子的假体都给她打出来了,老公嘉明怕出人命,就上前拉她,她又追着老公暴打。

  跆拳道教练出身的嘉明因为出轨心虚,也不敢还手,扭头就往街上跑,张颖和在后面玩命追着打他,好像来了一辆卡车,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想不到睁开眼后,就到了这里。

  “这可怎么办?还能回到21世纪吗?我还没来得及把老公‘下面’给废掉就死了,这下可真便宜他了。

  ”出轨是张颖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结婚时就说了,老公怎么滴都成,要是敢出轨,一定会亲手把他‘剪掉’。

  “老天为啥不等多几分钟,等我把老公打残后在让我死。

  ”张颖和欲哭无泪。

  “这下好了,不在一个世界了,老公肯定会跟小三结婚,然后小三住着我的房,开着我的车,花着我的钱,睡着我老公,想想这口气怎么咽的下?”21世纪的我,死时肯定是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到21世纪,不为别的,就为了废掉老公那根不听话的东西,让他打一辈子光棍,不然这口气不顺,在另一个世界也会死不瞑目的。

  弄清楚一切后,张颖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可也无计可施,一时间也想不到回21世纪的办法。

  不得不接受现实,接受新的身份。

  只能迅速在脑海中调整自己的状态。

  目前这具躯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连站起来都费劲,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糟了不少苦头。

  必须要先将身体养好,恢复体力后,在作打算!张颖和环顾一下屋内的环境,虽算不上破旧,但丝毫也没有一点皇家的奢华。

  空间也不算大,摆设更是寒酸,只有几张简单的古式桌椅,一个木制屏风,简易的一道幔帘将房间与外室隔开。

  花瓶字画古董之类的珍贵摆设一样没有。

  “唉!这么寒酸!”张颖和暗自叹息,不过想来也是,‘阶下囚’能有什么好待遇。

  只是脚上为什么要锁一条铁链?是怕原主逃跑吗?“美女,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还有麻烦你帮我开了这铁链?”铃铛瞪着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看着张颖和,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妍姑娘,你叫我美女?”张颖和一愣,反应过来,在21世纪,见女人习惯都称呼‘美女’。

  “呃,对呀,你确实是个小美女啊!”铃铛确实长的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圆脸,白里透红的肌肤,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

  铃铛大大的眼中闪出一丝羞涩,羞怯的转身跑去倒水去了。

  “妍姑娘请喝水!”铃铛很快就倒好水端了过来。

  张颖和实在太口渴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温正好。

  一饮而尽后,惊讶的发现杯子居然是木质的。

  “宋朝不是该用宋青花的瓷器吗?”张颖和很费解,但是浑身都酸痛,头也疼的厉害,只想躺下来休息。

  “铃铛,帮我开了这铁链呗,我又不是条狗!哪有把人当狗一样给拴起来的!”张颖和抬了抬脚,铁链“哗啦啦”的响了一声。

  铃铛一脸的难色,“钥匙在崇郡王手里,只有崇郡王才能打开铁链。

  ”“啊?这个死变态,神经病,不爱就不爱呗,还玩什么铁铐捆绑,这年代也流行SM吗?”张颖和忿忿不平的骂着,将脚链甩的哗哗响,“可真够丧良心,死变态难怪没命当皇帝,活该被气疯。

  ”远处鞭炮声和礼乐声持续不断的传来,想来是那对‘双贱合璧’的婚礼开始了。

  喧闹声很大,可以想象的出来婚礼十分的隆重。

  “切,纳个妾有必要这么隆重吗?像是故意炫耀一般,真让人恶心。

  ”铃铛立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颖和,这让张颖和浑身不自在。

  “你这样看着我,我睡不着的。

  ”“妍姑娘,你不用太刻意掩饰,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铃铛说话的神情认真又真挚,不像虚情假意。

  弄的张颖和满头雾水,“我为什么要哭?”铃铛的眼神怀疑中带着怜悯,看的张颖和直发毛。

  “···妍姑娘真的不难过吗?这已经是崇郡王第三次娶亲了!”看着铃铛悲悯的神情,张颖和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俞洛妍,不是21世纪的张颖和,为了不让铃铛怀疑,张颖和只好假装难过一下下。

  “呃——!是有些难过,但我被气的失忆了,许多事都记不住了,所以还好了,···那个有吃的吗?”“啊?”铃铛大跌眼镜的神情让张颖和想笑。

  “饿了,有吃的吗?”“···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动开口要吃的。

  ”张颖和听后,很诧异的看着铃铛,“难道我从前不吃东西的吗?”铃铛揉着发红的眼圈,好像自己要东西吃,她特别感慨一样。

  “妍姑娘稍等,铃铛这就去传膳坊!”说着铃铛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这丫头,别说,还真可爱!”张颖和浑身都痛,只想躺下来休息。

  还没来得及躺稳,只一分钟,铃铛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吃的呢?”铃铛看张颖和安然无恙后,腼腆的笑笑,“铃铛怕姑娘又做傻事!”张颖和不解,皱眉问,“做什么傻事?”铃铛又换成那幅怜悯的眼神,拉起张颖和的手腕,撸起袖子给她看。

  “天啊——!”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伤疤,在苍白纤细的手腕上格外触目惊心。

  “这···这谁割的?是那个变态郡王吗?”张颖和惊恐的看着铃铛。

  铃铛不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张颖和。

  张颖和明白了!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

  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伤疤更多,道道深可见骨一般的可恐。

  还有脖子上,胸腹部,都有割伤或者刺伤后留下的伤痕。

  天啊!难怪这具躯体这么赢弱,虚弱到躺着呼吸都觉得累,原来都是自残留下的伤疤 。

  想必从前的俞洛妍对崇郡王是爱之深,恨之切,对自己是恨之深,责之切。

  身为南唐的郡主,父亲是都虞候,手握南唐重兵。

  几个兄长又都是担任要职的将军,她自然对南唐的军力部署及作战策略熟悉。

  两军对战,一点点的疏漏都能错失全局,更何况,这么个隐形人肉监控,在监视着南唐的一举一动。

  崇郡王利用俞洛妍的感情,利用她的单纯,不断的从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机密,从而采取对应的作战计划。

  难怪与北宋兵力相当的南唐,屡(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战屡败,最后亡国。

  被心爱的人算计,利用,欺骗,间接导致自己国破家亡,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

  最后又被爱人囚禁起来,并娶她的表妹,故意秀恩爱羞辱她。

  估计谁都受不了这种打击,想一死了之。

  “铃铛,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在做这种傻事了。

  ”“真的吗?”“我保证!”张颖和伸出三个手指起誓。

  铃铛竟喜极而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唉,你快起来!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让你也跟着担惊受怕,从今天起,你可以放心了,我会好好活着,谁死我都不会死,”“···妍姑娘!”铃铛抱住张颖和的腿哭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547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774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174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2801.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4028.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2729.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459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b.aspx?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