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omamori himari,新手必看

炎热夏季。

  某师范大学学生会办公室。

  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着白色衬衫坐在那里看着档案。

  她胸口的衬衣微微张开,开着两个扣子,那沟深得可以淹死一个男人.那半圆形的大弧度淋漓尽致的展露,而里面几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就凭把衬衣撑起来的轮廓。

  她的下,半身穿着制服短裙,一条修长又白皙的双腿穿过桌子下面,没有穿丝袜,那肌肤鲜嫩鲜嫩的。

  这个女人叫张琪,教育局领导的女儿,同时也是该大学学生会的成员之一。

  张琪是人间尤物,这是众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对象,用屌丝的话说,在脑海里,张琪已经被他们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个男人对她不感冒,就是杨羽。

  一名普通的学生,但人长得很帅,身高超过一米八,还是校篮球队的。

  杨羽现在就在张琪面前。

  杨羽把接到的通知书砸在了桌子上,气愤道:“张琪,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变成了县里的深山沟里?”他知道,肯定是张祺让其在教育局的父亲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杨羽,只要你不要跟那个狐狸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来,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说几句话,别说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让你评上高级教师职称。

  ”张琪傲慢的说道,她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足够诱惑了。

  “张琪,我说过很多次了。

  ”杨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第一,张芳芳她不是狐狸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会喜欢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杨羽和张芳芳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大学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和她过的,满满的记忆,一年前,张琪突然插足他们,展开了疯狂的对杨羽的追求。

  但杨羽的心里就只有张芳芳这个女朋友。

  见杨羽如此坚定,张琪气死了,喊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要么去那种深山沟里支教永远别想调到市里来,要么就答应做我男朋友,二选一。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还拿我的女人和前程来威胁。

  ”杨羽本来不讨厌张琪,这个女人身材极好,那地方比自己女友还大,就凭这身材玩一玩肯定过瘾。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张琪是两个阶层的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选一。

  ”杨羽一字一句的对张琪说道,毕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毁了他的前程,让他愤怒。

  张琪站在那里,怒瞪着双眼,眼睛都红了,咆哮道:“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点不比她强?我身材没有比她性感吗?”这话说着,张琪一把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衬衣,那衬衣的纽扣在蛮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强行扯断了线,掉落了下来。

  同时,那衬衣被完整的扯了下来,张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当场杨羽看得都傻了,张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张琪就赤,裸着上半身站在杨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宝贝就挺立在那里,那轮廓简直绝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吗?比那个狐狸精的不好看吗?我告诉你杨羽,我还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现在就可以!”张琪露着自己完美的曲线身材,吼叫着,那气势那性感的声线,说实话,杨羽也是无比动容。

  这一刻,杨羽真想把她当场压在桌子上,但是杨羽还是忍住了,这个女孩喜欢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身体,就应该负责。

  但是想起张琪的如此豪放和开放,杨羽心里还是有些对自己女友张芳芳的无奈,张芳芳恋爱两年,就没给过自己身体,答应过她,等到结婚了,再给自己。

  杨羽对于像女友这般清纯的女人,还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现在,面对张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的她,杨羽的身体可是不老实了。

  这一切,显然没有逃过张琪的眼睛,坏坏的笑道:“身体不老实了?我就不信,你对女人还没感觉?明明很想要。

  ”张琪说着,走了过去,当场跪在了地上,去拉杨羽牛仔裤的拉链。

  “张琪你别这样。

  ”杨羽拿手去推张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头,急忙后退了几步,想躲开张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办公室的墙壁角落里。

  张琪一下就抓到了杨羽那关键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着裤子接触,杨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这是干什么?”杨羽去推她,一脸的无奈,不断的看看办公室外面,这里还是有不少学生过来的,如果被学生看见了,万一传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闹不可,这不是杨羽所想要的。

  “现在我就可以按照小电影那种情节,和你玩,这是你们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个狐狸精厉害吧?她没这么伺候过你吧?”张琪一脸很有优越感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只要主动诱惑杨羽,足够把杨羽的心和身体都给拉回来。

  杨羽急忙拉起了拉链,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张琪套上,不能让她在办公室里裸露着啊。

  “哎。

  ”杨羽叹了口气,很严肃的说道:“张琪,我喜欢的是芳芳,我只能说谢谢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欢芳芳,真的。

  ”张琪瞪着杨羽,一丝冷笑,爱在这一刻变成了恨,道:“那你就永远呆在那个农村吧,别想回来。

  ”杨羽没想到她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张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张琪喊了一声,诡异的笑道:“你真的以为你的那个女友很清纯?你被她骗了,你个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现在正和一个男生玩呢。

  ”杨羽突然转过头来,眼睛红了起来,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楼跑去。

  张琪不会拿这事开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杨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楼下,却被宿舍楼的阿姨给拦下了。

  “同学同学,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

  ”那阿姨拦了下来。

  “阿姨,我有点急事,我女友住这楼,我就上去看看就下来。

  ”杨羽着急了,越是着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进。

  ”阿姨就是拦着,这是学校的规定。

  杨羽要是硬闯的话,是要被处分的,到时可能影响自己的毕业不说,可能连那种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杨羽看了看楼上,窗外晒着各式的女生内衣。

  这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杨羽?”杨羽回头,发现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闺蜜韩舒。

  “你怎么在这?来找芳芳啊?”韩舒微笑着问道。

  韩舒一直偷偷的暗恋自己闺蜜的男友杨羽,她自己其实也有男朋友,那个男朋友在异地,整个学期也就偶尔来看一两次。

  韩舒暗恋杨羽没有像张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韩舒,我问你,我女友现在在寝室吗?”杨羽很严肃的问。

  “这。

  ”韩舒有些犹豫,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杨羽想问什么。

  杨羽从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闪电般的就冲了过去,直接往楼上跑。

  “同学,同学,你不能这样。

  ”那阿姨在楼下喊着。

  韩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机给室友打个电话,但还是放了下来。

  杨羽冲入了女友芳芳的寝室,还是被眼前极其难堪的一幕给震惊了。

  女友芳芳裸着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个身体在摇晃着,她背后有个男生在推车。

  芳芳还在哇哇的叫着,那样子极其的风骚。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实习了,女生宿舍楼也没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着也没什么人关注,重点事,这种事,女生宿舍经常发生,女生带男人来宿舍,不足为奇。

  “杨羽?”芳芳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急忙站了起来,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体。

  背后那个男生还没看清杨羽的脸,一个拳头就揍了过来,当即那个男生就倒下了。

  杨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击拳头,再一次,那男生的脸马上就肿了,牙齿都打飞了,嘴唇都打列了,满嘴都是血。

  “杨羽够了!”芳芳大喊道。

  杨羽回头看了芳芳一眼,这个在自己面前整整装了两年清纯的女友,竟然是个表子?但是杨羽始终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会帮我分配到事业单位去。

  ”听了这话,杨羽更加愤怒了,自己认为一文不值,舍弃张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权利,没想到,到了女友这里,变成了她出卖身体和自己的梦想?这话让杨羽恶心,他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丑逼一眼,这个丑逼自己还认识。

  那丑逼裂开嘴笑了笑,说道:“杨羽,怎么样?你女友真他妈的爽,听说你都没尝过?你还守着它?哈哈,我替你尝了,味道真不错。

  ”啪!杨羽又一拳打了下去,这一次,直接把他给打晕了过去。

  杨羽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让他更加愤怒的事,芳芳在这个时候,竟然说道:“我们分手吧,不合适。

  ”两年清纯坚贞的感觉,没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绝情,无情。

  杨羽感觉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欢上这个臭表子?而为了她憋着自己的身体,真他妈的可笑极了。

  杨羽真希望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

  “芳芳,你今天给我造成的伤害,迟早有一天,我会双倍奉还回去给你。

  ”杨羽径直的走了。

  门口遇到了韩舒,她一脸不安的看着杨羽。

  杨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韩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进去,又回头看了看杨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杨羽跑入了树林,对着天空大吼一声,发,泄心中的愤怒。

  “杨羽?”韩舒追了上来,喊了一声。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诉我?”杨羽问。

  “我告诉你,你信吗?”韩舒反问道。

  这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这片树林也慢慢的漆黑下来,期末,很多人回去了,这片树林也很荒凉,但是夏季,显得也很浮躁。

  杨羽看着她,心中只剩下愤怒想发,泄,他看着韩舒,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韩舒突然愣了一下。

  杨羽走过来,靠近她。

  韩舒能感觉到杨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恋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让她紧张吗?“是不是?”杨羽再问。

  韩舒咬了咬嘴唇,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杨羽和自己的闺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着了吧?但是自己还有男朋友啊,该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欢你。

  ”韩舒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杨羽看着她,韩舒还是很接地气的一个女生,虽然很普通,没有芳芳漂亮,也没有张琪那斯性感,但是是个很耐看的女生,皮肤很白,看着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备胎。

  ”韩舒又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张琪还追着杨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杨羽微微一笑,竟然说道:“晚上跟我去开,房可以吗?”为了芳芳那个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现在终于解脱了,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开,房?”韩舒更加的意外了,脸更是通红,自己认识的杨羽可不说这种话,但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吗?这个时候,杨羽很想在这片树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现在是在张琪的办公室,自己铁定弄她了。

  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份绅士风度。

  韩舒又咬了咬嘴唇,有点不知所措。

  “你答应我就碰你,你不答应我就不碰你。

  ”杨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为。

  韩舒犹豫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然后竟然点点头。

  头刚点,杨羽突然就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抬了起来,令她背靠在大树上,同时,就吻了过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韩舒当即舒服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好舒服。

  ”杨羽感慨着,自己也是瞎了,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不用,却天天盯着那个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费两年大学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尝尝女人味。

  韩舒嘴上被封,衣服内是杨羽的手,这些年在学校,男朋友很少来,她也都没有体验过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杨羽这样一激发,如山洪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啊。

  杨羽的手肆无忌惮起来,到了韩舒的裙子里面这炎热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韩舒更是如此。

  说起来,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会有兴趣的。

  韩舒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怎么?没有男人开发过这里吗?”杨羽坏笑道。

  此时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还真想好好玩了这个韩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动,那绝对可以拿下这个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纯情了,从来没和女朋友玩过那欢愉之声,但是他女朋友却背着他偷人,现在,他决定,只要遇到合适的美女,他是不会放过了。

  “没有。

  ”韩舒艰难的发出声音,整个表情都很夸张,看来是没有偷吃过禁果的少女。

  她的脸一下子通红了,极其的尴尬啊。

  杨羽却是直接将她那障碍物褪下来,准备直接来,现在的他,脑子里面只想着发泄。

  还没真正开始,韩舒爽得快飞起来了,原来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设法的和男人出去约。

  “会被人看见的……我们换个地方。

  ”韩舒娇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学路过,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师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她连和男人在旅馆都不敢做这些事,上次男友来,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没发生那种事。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杨羽端起来靠在树上给那个了?“期末了,他们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杨羽坏笑。

  韩舒扭扭捏捏了起来,并不说话,其实是欲拒还迎的。

  女人这个时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关键,突然电话响了。

  韩舒不想去接的,可电话响个不停,掏出来一看,是男友打来的,这个时候男友怎么(两根一起插进去)打电话来呢?“我男友。

  ”韩舒哭笑不得道,如果这个电话不来,她肯定是愿意和杨羽发生关系的,因为现在她内心已经很是渴望了,她觉得只要和杨羽发生关系,那绝对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挂。

  ”杨羽道,他担心韩舒不接电话,其男友会不停打电话,这样会打扰他和韩舒的欢愉的。

  “你暂时别乱来啊,那声音我男友会怀疑的。

  ”韩舒有些害怕,她对杨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结果第一次还瞒着男友给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还不活活气死。

  如果杨羽现在就开始,那啪啪的声音,换了谁都知道那是什么。

  韩舒无奈之下还是接了电话:“喂?老公啊?”韩舒叫男友还是叫得很亲昵的。

  “嗯,老婆,你吃饭没?”其男朋友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打电话来就是无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过了。

  ”韩舒的额头都泛出冷汗来了,刚才结巴了一下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杨羽的手忽然动了起来。

  韩舒的身子,都抖动起来,要知道,杨羽的手,竟然又动作了起来。

  “你怎么喘气?”男友很疑惑的问。

  被杨羽这般压在树上,还被不断调戏,不喘气才怪,韩舒已经极力憋着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钟她都要叫出来了。

  韩舒推了推杨羽一把,摇摇头,意思是别动作了,要是杨羽继续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住出声了。

  可是杨羽兴奋了起来,反而更加的卖力了。

  韩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说。

  ”韩舒急忙挂了电话又搂住了杨羽,咬着嘴唇尽情的享受快乐。

  这一次杨羽直接将韩舒给办了。

  羽总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了一顿,但是还是无法平息心中对那对狗男女的恨。

  “走,我们去睡外面。

  ”杨羽拉着韩舒,准备往校外去。

  “啊?你还要啊。

  ”韩舒觉得很诧异。

  “你不想要吗?你不想第一次好回忆啊?”杨羽笑道,那也是苦涩的笑。

  

帝少溪面色冷峻,语气平淡,如果他手里拿着的水杯没有轻微晃的话。

  六位帝皇玩全本百度云这时候班里一位女同学进来了,他好像记得,班里同学都给他做过自我介绍的,好像叫什么,周苑,可能是忘拿了东西。

  要过来一起吗?柳芊夏同学~唔……总觉得是个挺时髦的大妈?一晚上几次是啊,去凑凑热闹不行吗?而且人家可是也邀请了我呢,万一还有上台的机会,我想同学们应该还会再次震惊吧。

  「我要怎么做。

  同一时间写书的有很多人,有的一看成绩不好,就直接弃坑了,而有的就直接水。

  我给你看看,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没有衣服穿了。

  六位帝皇玩全本百度云你姐我今天要去进行最终面试,当然会睡不着了~跟我去个厕所呗。

  毕竟....正常人谁会想道一个被子会成精啊!嘴上叼着烟,一副很拽的样子。

  六位帝皇玩全本百度云突然,一个穿着黑色波点吊带裙,黑色齐肩短发的甜美女生,跳到了钟曼面前,此人名叫洛馨晨。

  好可爱,但是。

  就算是为了抓间谍,也不需要故意制造恐慌吧……梦琳做出一个我晕的动作。

  贺科猥琐地嘿嘿一笑,旋即出声道: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秦颜拿着鬼镰刀,慢慢的开始蓄力,鬼镰刀和手臂上出现了蓝色的灵力……那时候我那么小都是走的,你看我们现在多大的人,一会儿就走到了。

  女仆的头发在他的脸颊上不停的飘飞,摩擦,带来痒痒的酥麻感,顺带着还有一种少女特有的清香弥漫在鼻腔。

  江欲拍了拍冷凌的肩膀,力道不大不小,但却能让冷凌感受到他的真诚,这就是男人间彼此的承诺,不用多说什么,一个动作就让你确信一些东西。

  一晚上几次整个布置算是完成了,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餐厅一样吧。

  这是前四届的剑豪北间隼人啊!我听说他现在已经突破八级,被称之为疾风剑圣呢,估计再过几年就能达到九级的剑神之境吧?有人认出了这个模型的主人,毕竟以他那副打扮还是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左手握右手)的。

  六位帝皇玩全本百度云你就这么把你女儿抛弃了真的好么?那个还好吧,我觉得不化妆更有白凝柒自己的个性老!哥!,你的女!朋!友!给你打电话来了。

  顾不上这次的绝望撞击带来的痛感比以往更强了。

  女子更衣室?夕夕,没事吧?另一边,江子芸跑过来关切道,不过,你居然真的做到了,无能力者战胜三级能力者,这是前无古人的壮举啊!那多没有创意,一味地照搬,还不如就这么放着,不要花时间去弄了。

  算了,毕竟高雪霁和夏秋语这两个人都不会玩游戏,也指望不了她们。

  B:小傻瓜,作业不用写完也能出去玩的哦。

  

这么漂亮的女人,真要是被我得到手,肯定气死经理了,打的她那张小脸啪啪的!这时候,站在我身前的李梦莎正穿着件白色的T恤,双肩挂流苏、后背半蕾丝的那种。

  在她转过身的时候,能看到她光洁的玉背。

  百花杂色的时尚短裙套在她腰间,修长的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裹住。

  想着经理说过我都没机会闻闻漂亮女人是什么味儿的,于是我就故意把手上工作卡丢到地上,然后在她身后蹲下。

  凑上脑袋在那双玉嫩美腿周围嗅了口,我的天,好香,好刺激。

  可就在这时候,售楼处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浑厚呼喊声,“梦莎,我接个电话!”吗的,竟然有男人跟李梦莎一起来的,得亏没注意到我的举动。

  我赶忙撑起双腿想要站起身来,然而这时候,李梦莎为门外的呼喊声所吸引,下意识的向我退了一步。

  只这一步,刚好让她的大腿凑到我嘴巴上。

  李梦莎显然也吓一了一跳,更是因为我脑袋的阻碍而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在了我肩膀上。

  我很兴奋,可我现在更感觉到害怕,我担心李梦莎会恼羞成怒,令我失去这份工作。

  可令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她并没有。

  她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还红着脸蛋儿,将白皙小手按在了我的后脑勺上。

  朝着她的方向靠去……我愣了愣,随即感到兴奋难耐的时候,后脑勺上那只小手却在突然间给松开。

  紧接着李梦莎更是红着脸迅速从我肩膀上离开,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我愣住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玩我呢吗?但下一瞬,我就听到有脚步声进门,而且特别沉重,是个男人的脚步声。

  我立刻醒过神来,八成是跟她在一起来的那个男人。

  赶紧拿起工作卡,我也装作无事人一样站起身来。

  果然,正是之前在门外喊李梦莎的那个男人。

  他朝着李梦莎走去,边走边嘟哝,“狗曰的广告推销电话……”李梦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时,她眼神中挥发着几分羞赧。

  看起来她对于刚才的事情挺不好意思的,可之前她的举动看起来却挺火辣。

  这时候,李梦莎已经挎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老公,你看看哪套房子比较好。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跟吩咐奴才似的吩咐道:“还不赶紧过来介绍?杵在那里跟块木头似的!”你麻痹,你才是块木头呢,你老婆刚才都差点被我吃了那里,你还得意个鸡毛!心里骂归骂,脸上却只能洋溢出灿烂的笑容,陪着笑赶紧上前做介绍。

  边给介绍着楼盘,我边偷偷打量着李梦莎。

  在偷偷咽了不知多少口唾沫后,她老公的电话又响起了。

  “重要的客户,我出去接个电话啊,梦莎你先看着。

  ”看了眼屏幕后,那男人就急匆匆的出去了,看起来不像是客户,要是客户早接起来了。

  不过我现在没心思琢磨这个,我就惦记着李梦莎了。

  凑到她近前,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李小姐,你……”我正想着该借个什么话题来勾搭勾搭李梦莎的时候,她却主动凑到了我身边。

  甚至还看似不经意的,轻轻的触碰了我一下。

  只一下,我就感觉如同触电一样。

  而这时候她脸上也泛起了羞人的红,直让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更加诱人。

  紧接着,她还趁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故意将猩红小嘴儿凑到了我的耳边。

  “帅、帅哥,你想不想跟我耍耍……”这话一传进耳朵里,我当时就兴奋的差点炸掉。

  李梦莎这样的大美人,竟然主动邀请我,这简直是天降艳福啊!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这会儿脸上也挂满了羞红。

  这跟她主动向我邀约做那种事儿的举动,好像不太相符啊?我不自禁的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想骗我些什么。

  就在我怀疑的时候,李梦莎竟然再度凑上前来,更是羞羞的伸出了小手。

  随后她就羞声怯怯的对我说——“你们这有卫生间吗,带我过去,我现在就想、想……”李梦莎想什么,终究也因为太过羞赧而没有说出口。

  可我又不是个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些什么。

  于是,内心中火热情绪汹涌澎湃的我立刻点头,“好,跟我来。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而就在我刚刚迈步的时候,售楼处的玻璃门再次被人给推开。

  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回头去看。

  吗的,果然,又是那个该死的男人,他已经连续两次坏我好事了!他回来了,李梦莎立刻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过借着撩弄脸庞碎发的遮掩,她还是小声对我说道:“下班给我打电话。

  ”我哪(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有她电话?!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李梦莎就对那个男人提议说,“老公,我们走吧,我还想对比下其他楼盘。

  ”听到这话,我立刻意识到了要电话的好机会。

  “小姐,如果您方便的话请留个手机号码,因为我们近期可能会搞优惠,也好方便通知您。

  ”“真的吗?”李梦莎显得挺高兴,于是堂而皇之的接过我手中纸笔,在上面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

  在背对着那个男人还给我纸笔的时候,她甚至还故意用身前在我肩膀那蹭了几下。

  李梦莎跟那个男人走了,我自己回到了店里。

  这个时候我满心思的都是她。

  不过也有些疑惑,她那么漂亮,干嘛要勾搭我啊,追她的男人应该很多吧?想起之前的新闻,我不禁有些害怕:她不会是想骗我过去割我腰子卖掉吧?新闻上说,有个男人就是被美女勾搭去开房的,结果刚进屋就晕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丢到了野菜地里,左边的腰子不见了。

  挺担心的,万一再真把我腰子给割走一个,那不得影响我身为男人的战斗力?!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售楼处经理的办公室房门开了。

  下一瞬,‘嗒嗒’的高跟鞋触地声响起。

  有个年约25岁的漂亮女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黑色的亮片高跟鞋,肉色的丝袜裹覆着修长的玉腿,黑色的半身裙紧紧贴合在她娇媚的身子后,后面挺挺的翘起。

  白色的紧腰短袖衬衣穿在她身上,勾勒出她迷人的腰线之余,更是凸显出她身前的壮观。

  那张皮肤白皙五官秀美的脸蛋儿,更是让人只看一眼就会喜欢上她。

  当然,只能看一眼,因为接触过后就会对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我之所以对她这么了解,完全是因为她,正是我们的售楼处经理,林芳菲!林芳菲这个女人这会儿在我心里就是个无比讨厌的女魔头,再美也是只妖孽。

  但倒霉的是,这只妖孽竟然再一次找起了我的麻烦。

  “黄华,你是没事情干吗,傻站在那里。

  你要是真事干的话,过来给我抬桌子!”你大爷,我手里拿着楼盘报价表呢,你哪只眼看到我没事干?然而她毕竟是售楼处经理,这些话我不好怼出口,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她进办公室。

  走了办公室后,林芳菲指了指那张长近两米的实木办公桌,“帮我搬离窗口那!”看到阳光照射在办公桌上,我能理解她搬动办公桌的意思,躲避烈日阳光。

  但问题这张桌子好几百斤呢,我是吃大力丸了还是怎么着?可是当我跟她说起独自搬不动的时候,她却振振有词。

  “桌子没脑子,你也没脑子?你不会先搬一边,一点点的往那边挪!”真特么的,途经林芳菲身边时,我真想一拳头把她打翻在地,让她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拥有多么大的破坏力。

  只是这事终究也仅能想想,最终还是要搬桌子的。

  费尽力气,我一点点的搬起挪动着木办公桌,而林芳菲就站在旁边掐腰看着。

  在来到她这边搬桌子的时候,我在脑海中幻想着如何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谁说我不想来了?我可半个月都没拿我同桌寻开心了!沈澈说着撅了撅嘴。

  尔泰进入小燕子报告,目标丢失,重复,目标丢失。

  「正因如此我才这么努力着,让哥哥喜欢我。

  其他警察压着犯人走了,张警官留下来一方面感谢女孩的救命之恩,同时询问了女孩的学习情况以及理想,见女孩态度谦和、思维严谨、反应敏捷,更难得是品德高尚,有一颗为国为民的侠义之心,莫不感动。

  1747完整版阅读阿语,生日快乐。

  她终究是不忍让那人陷入危险,那么骄傲的非柔,现在竟然为了那人做到这样的份上,她竟然让自己成全她,她竟然为了那人求自己,可笑的是,这么用心良苦的非柔,那人却不了解,也没有人了解,唯有自己。

  惊讶过后是凶狠的瞪着我。

  不用叫我的全名也可以哦,四个字的名字念起来十分麻烦吧?尔泰进入小燕子沐熙跑过去抓住子芊不知道说了什么,强硬的把她带了过来。

  颜墨看了一下熊妖的肚子,点了点头。

  行,不过我有要求。

  于是两人屏息以待,林苏为表对这次赌局尊重,隆重地戴上眼镜,这样一来,俩人一共八只眼睛盯着窗外。

  尔泰进入小燕子玛拉雅怀疑的看向伊莲娜。

  自己和伊莎的关系更像是知己,而且两人从来就没有在感情上有过多少接触,如果有,那就是友情。

  林亦拍了拍江南的肩膀,有些担忧他看了看江南的脸自信是好事,迷之自信可就不对了,你除了傻!其它的和你不沾边原因可能只有妹妹自己知道。

  啊?闫丘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我哪儿来那么大母性啊?根本不是我写的。

  阳光立刻翻白眼,假装没看到苏谦的眼神,还是白尧看不过去扶了阳妈妈一下:阿姨,让苏谦哥哥和超男姐姐先进来吧。

  她点头,接着说,好了,你别废话,继续看下去吧!1747完整版阅读至于祥子那个家伙怎么知道的,我就不清楚了。

  叶梓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周晓琪建议我们找个地方玩吧,越刺激越好,释放压力最好的方法不就是这样吗?尔泰进入小燕子结果你居然还藏了一个情报。

  周影也没打开保温盒,直接撂在一旁。

  只见一个犹如令牌的东西被一名女弟子呈了上来,那名女弟子身材相貌一等一的好,衣着暴露,显然是凌霄门准备的,而这名女弟子正是姬霜霜。

  没问题,要一辈子都行。

  老板娘怔了一下,捂着嘴发出无奈的笑声,顺手在工作簿上记下了一笔。

  汤宇听到陆千凝这句话,正打算走。

  这时不能慌,不能过多的反驳,要不然,会毁了刘昱町的好事。

  但是路遥刚跨进男厕一步就被刚好出来的男教导主任拎着后领子给拉了出来,并且好好教育了好几分钟关于男女性别的知识。

  沐楠现在就像是一个燃气罐,女生的最后一句话点燃了它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6003.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4732.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5676.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7265.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5681.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6931.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2711.html

https://www.designwristbands.top/twa.aspx?4654.html